蓮生活佛主持蓮花童子本尊法同修及開示維摩詰經

蓮生活佛主持蓮花童子本尊法同修及開示維摩詰經

(2023年11月11日同修)維摩詰經經文:於是眾中諸菩薩大弟子釋梵四天王等。咸作是念。今二大士文殊師利維摩詰共談。必說妙法。即時八千菩薩五百聲聞百千天人……且置是事。

【西雅圖雷藏寺訊】立冬時節,西雅圖的天氣已甚為寒冷,但祖廟燈火通明,人潮匯聚,路燈倒映著雨後微濕的地面透著微光,似銀河步道迎領根本傳承上師聖尊蓮生活佛盧勝彥蒞臨大雄寶殿,為四眾弟子主持今晚蓮花童子本尊法同修。同修開始前,司儀首先介紹今晚前來的貴賓,並依著往常慣例由世界各地前來朝聖的弟子們起身向師尊做自我介紹,然後開始蓮花童子本尊法的同修。

同修在圓滿咒誦持聲中吉祥圓滿,四眾弟子敬禮傳承祖師、壇城三寶,及今天修法本尊蓮花童子,個個虔心聆聽根本傳承上師寶貴的法語開示。

聖尊說,往常修蓮花童子法,自己都是穿著白色的龍袍,弟子們也跟著穿白色的衣著,其實,蓮花童子有很多顏色,以後大家想穿什麼顏色就穿什麼顏色。我們曉得白色代表息災,增益是黃色,降伏是藍色,敬愛是紅色,在密教依照儀軌去選擇穿著的顏色是可以的,除非本尊有特定的作用,而蓮花童子也是可以做增益、降伏,和敬愛。

接著進行你問我答,互動就是力量。

弟子問:師尊在講《心經》「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時開示:「色跟空是不二的,它不是兩個東西,一切的存在,全部從空裡面而來的。所以,一切的存在也會走向空的,這就是這四句『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解釋。」然而,師尊也提到西方極樂世界是無量光、無量壽。愚弟子的理解是:西方極樂世界是阿彌陀佛幻化出來的淨土,是化城。將其歸類為「色」,或許這個歸類至少適用於「凡聖同居土」。根據《心經》的解釋,色是否也會走向空呢?如果是的話,為什麼還能擁有無量光和無量壽呢?

聖尊答:按照《無量壽經》、《阿彌陀經》,以及現在講述的《維摩詰經》,西方極樂世界是幻化出來的沒有錯。但不要以為那無量光、無量壽是幻化出來的,不是!那是阿彌陀佛本身的,無量光是阿彌陀佛,無量壽也是阿彌陀佛的另一個稱呼。成佛就會有無量光、無量壽,這就是擁有無量光、無量壽的原因。

弟子問:我們修行「金剛心菩薩法」會唸誦發菩提心文,「弟子蓮花OO從此皈依根本上師、三寶,直至菩提,永不退轉,所有大小各善,悉以回施眾生,速成佛道。」弟子的問題在於「所有大小各善,悉以回施眾生,速成佛道」,為什麼我們需要將大小各種善行回施給眾生,以助於我們自己快速修成佛道呢?

聖尊答:解脫的方法,空、無相、無作。無作就是不為自己,而回施給自己就是有作。如果是菩薩,祂是回施給眾生,從來不為自己的。你如果迴向給自己,那是自私的行為,怎麼會修成佛道呢?不可能啊!要成就菩薩,你當然迴向給所有的眾生早一點成佛,那你也可以成佛,自然而然你就成就自己了。

聖尊蓮生活佛講授《維摩詰所說經》〈文殊師利問疾品第五〉。

【於是眾中諸菩薩大弟子釋梵四天王等。咸作是念。今二大士文殊師利維摩詰共談。必說妙法。即時八千菩薩五百聲聞百千天人。皆欲隨從。於是文殊師利與諸菩薩大弟子眾及諸天人。恭敬圍繞。入毘耶離大城。爾時長者維摩詰心念。今文殊師利與大眾俱來。即以神力空其室內。除去所有及諸侍者。唯置一床以疾而臥。文殊師利既入其舍。見其室空。無諸所有。獨寢一床。時維摩詰言。善來文殊師利。不來相而來。不見相而見。文殊師利言。如是居士。若來已更不來。若去已更不去。所以者何。來者無所從來。去者無所至。所可見者更不可見。且置是事。】

「於是眾中諸菩薩大弟子釋梵四天王等。咸作是念。」

文殊師利已應了釋迦牟尼佛的旨意,要去探望維摩詰,這時所有在法會中很多的菩薩,和釋迦牟尼佛的弟子們,以及「釋」——忉利天天主釋提桓因、「梵」——大梵天王、「四天王」——多聞天、增長天、廣目天、持國天及很多天人,都是這樣子想的。

「今二大士文殊師利維摩詰共談。必說妙法。」

今天文殊師利跟維摩詰兩大菩薩相見,一定會說出很微妙的法。

「即時八千菩薩五百聲聞百千天人。皆欲隨從。」

此時有八千菩薩、五百聲聞,以及數百、數千的天人,都願意跟隨文殊師利菩薩前去。

「於是文殊師利與諸菩薩大弟子眾及諸天人。恭敬圍繞。入毘耶離大城。」

毘耶離大城可以容下百千萬人,但維摩詰的家可以容得下這麼多人嗎?百千天人都是幻身可以變得很小,就可以容納很多,在《維摩詰經》裡有提到很多的變化。

「爾時長者維摩詰心念。今文殊師利與大眾俱來。」

長者維摩詰心裡在想,今天文殊師利菩薩與所有的大眾全部都來了。

「即以神力空其室內。除去所有及諸侍者。唯置一床以疾而臥。」

祂馬上用神通力把房間變成空的,所有的傢俱都移走,所有的侍者全部都不見,僅留下一張床,而祂就像生病一樣躺在床上。

「文殊師利既入其舍。見其室空。無諸所有。獨寢一床。」

文殊師利進到祂的房內,看到室內什麼都沒有,只有一個床,祂一個人躺在那裡。

文殊師利看到這樣子也不講話。為什麼不講話呢?因為只要一開口就會被維摩詰抓到毛病,所以祂不講話,要等維摩詰講話。

「時維摩詰言。善來文殊師利。不來相而來。不見相而見。」

這時維摩詰開口說:歡迎你來,文殊師利。你根本就沒有來,但是你來了;你根本沒有見,但是你見了。

廣欽老和尚臨終時講過一句話:「無來,無去,無什麼事。」這是悟道的話。文殊師利本來就在虛空的,本來是不來的,但現在來了,這就是不來而來。你本來在虛空中,何必來見呢?你現在來看我,這是不見而見。娑婆世界是這樣子的,我們根本沒有來去。

「文殊師利言。如是居士。若來已更不來。若來已更不去。」

文殊師利回答:就是這樣啊!我來了就等於沒有來,我去了就等於沒有去。

「所以者何」

為什麼會這樣呢?

「來者無所從來」

我來到你這裡,就等於是沒有從哪個地方來,我本來是在虛空之中,來與不來都是一樣的。

「去者無所至」

我去了,也就是無所不在。

「所可見者更不可見」

我雖然看到你,但是這個看也等於沒有看到。

「有」只是暫時的幻相,「空」才是真實義,你證明了空,進入了空境,就不會有什麼執著,有執著是因為你沒有空掉自己。在娑婆世界你所看到的,沒有一樣東西是實在的。

聖尊講解維摩詰經後,為新皈依者做皈依灌頂,加持大悲咒水,並以拂塵一一加持與會大眾。

經典中看似簡短的一問一答,實則蘊藏著各種深切意涵,「空」與「有」的道理在聖尊深入精闢的解釋下,令人茅塞頓開,豁然了悟。佛海無涯,善知識往往是引領自己成就的因緣,聖尊以般若的智慧教導眾生轉化煩惱,覺則自性光明皎然澄淨。

感恩根本傳承上師蓮生活佛的慈悲教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