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主持藥師琉璃光王佛本尊法同修及開示維摩詰經

蓮生活佛主持藥師琉璃光王佛本尊法同修及開示維摩詰經

(2024年1月13日同修)維摩詰經經文:爾時舍利弗。見此室中無有床座。作是念。斯諸菩薩大弟子眾當於何坐。長者維摩詰知其意。語舍利弗言。云何仁者。為法來耶……法名寂滅。

【西雅圖雷藏寺訊】寒夜中萬籟俱寂,唯聞悠揚咒音從西雅圖祖廟響起,大眾恭敬迎請根本傳承上師聖尊蓮生活佛盧勝彥蒞臨大雄寶殿為四眾弟子主持今晚藥師佛本尊法同修及開示維摩詰經。

同修開始前,司儀首先介紹今晚前來的貴賓,並依著往常慣例由世界各地前來朝聖的弟子們起身向聖尊自我介紹,隨即開始藥師佛本尊法的同修。

同修在圓滿咒誦持聲中吉祥圓滿,四眾弟子虔心聆聽根本傳承上師寶貴的法語開示。聖尊說,藥師琉璃光王佛最主要的脇侍是日光遍照菩薩、月光遍照菩薩,還有八大菩薩、十二藥叉神將,並提及自身曾歷經過頭的病痛,在親眼見到藥師琉璃光王佛和祂的所有眷屬顯現後,便知這病會好,果然不久後就痊癒了。

接著進行你問我答——互動就是力量。

弟子提問:近年看到同門在外學習靈氣療癒,據知這種靈氣治療屬於氣功,一種將自己成為能量管道,利用自己丹田氣發出去治療,他們稱為「打氣」。請問:(1)這樣做是否如法,還是符合真佛傳承嗎?(2)這種靈氣治療,不需要內法成就才能夠幫助其他人嗎?(3)因牽扯以氣治療,故這種為他人的靈氣治療會不會有因果因素在裡頭呢?

聖尊釋疑:氣功這個事情講起來是比較玄,像師母睡眠不好的時候,我用氣功療法幫她,我也有唸咒,把她身上不好的東西除掉。有時候我幫人家,唸咒並用手掌拍他的背,這也是氣。我們將身體的氣運到各器官,運到眼睛能得到天眼通,運到耳朵能得到天耳通,運到腦部能得到他心通,這是運氣的功用。

能不能治好人家的病,要看自己的氣是強是弱,如果自己的氣很弱,就沒辦法幫助他人。會不會有不好的氣粘在自己身上?有時候會有替代。舉例來說,如果這人本身是一個精神病患,有一個靈附在他身上,當靈被你用手掌的氣逼出來以後,原先的身體藏不住了,祂就會來找你。

當然每一件事情都有因果,你幫助他人,彼此之間也會相互影響。在幫助他人的時候,我們自己也要修護法來守護自己,同時要結界才不會受到無形的干擾。無論靈氣治療是不是如法,你要衡量自己的力量免得惹禍上身,真遭遇麻煩的話可來西雅圖找師尊。

聖尊蓮生活佛講授《維摩詰所說經》〈不思議品第六〉。

【爾時舍利弗。見此室中無有床座。作是念。斯諸菩薩大弟子眾當於何坐。長者維摩詰知其意。語舍利弗言。云何仁者。為法來耶。求床座耶。舍利弗言。我為法來非為床座。維摩詰言。唯舍利弗。夫求法者不貪軀命。何況床座。夫求法者。非有色受想行識之求。非有界入之求。非有欲色無色之求。唯舍利弗。夫求法者。不著佛求不著法求不著眾求。夫求法者。無見苦求。無斷集求。無造盡證修道之求。所以者何。法無戲論。若言我當見苦斷集證滅修道。是則戲論非求法也。唯舍利弗。法名寂滅。】

「爾時舍利弗。見此室中無有床座。作是念。斯諸菩薩大弟子眾當於何坐。」

智慧第一的舍利弗,看到維摩詰的房間裡什麼法座都沒有,便想到這些菩薩跟所有大弟子、羅漢要坐在哪裡呢?

「長者維摩詰知其意。語舍利弗言。云何仁者。為法來耶。求床座耶。」

維摩詰有他心通,知道舍利弗心中在想什麼,於是回答舍利弗:「你是為了座位而來?還是為了聽法而來呢?」

「舍利弗言。我為法來非為床座。」

舍利弗回答:「我是為了聽你和文殊師利菩薩倆人的對問、說法而來,不是為了座位而來。」

「維摩詰言。唯舍利弗。夫求法者不貪軀命。何況床座。」

維摩詰講:「要想聽我跟文殊師利菩薩講佛法,連生命和身體都可以不要,何況是座位呢?」

這段的重點在於「法」字,因為文殊師利菩薩是龍種上尊王佛,維摩詰大士是金粟如來,所以是佛與佛在對話,講的都是屬於佛性的東西,所以不能以普通的法來想。

「夫求法者。非有色受想行識之求。」

最高的佛法,不是用五蘊——色、受、想、行、識來求,沒有覺受,沒有相,不是你做得來的,也不是依你的意識能夠想得到的。

「非有界入之求。」

真正的佛性是無窮盡的,所謂十八界空,超越了十八界,根本沒有界線。

「非有欲色無色之求。」

佛性不是欲界、色界、無色界這三界。

「唯舍利弗。夫求法者。不著佛求不著法求不著眾求。」

佛性不是你求佛就可以求得來的,也不是你求法就能求來的,也不是跟眾生求得來的,什麼都不是。這裡講的都是很深奧的,佛性本來就不可思議,它不受污染,也沒有覺受。

「夫求法者。無見苦求。無斷集求。」

佛性不是苦集滅道。

釋迦牟尼佛初轉法輪時講苦集滅道,阿羅漢都是修苦集滅道,有智慧的知道一切都是苦。愛戀是樂,愛不到就會苦,所以樂本身也帶著苦因。這世界上快樂的事情都是暫時的,像財就有得有失,得到時會快樂,失去時會痛苦,總有一天財也不是你的,所以智者釋迦牟尼佛常講「一切皆苦」,而苦、樂是一種循環,最終還是苦。

「無造盡證修道之求。所以者何。法無戲論。若言我當見苦斷集證滅修道。是則戲論非求法也。」

佛性是讓你沒辦法去求的,修道只是一個方法,佛性還是佛性。為什麼這樣子呢?因為佛性是沒有戲論的。

「唯舍利弗。法名寂滅。」

佛性沒有生也沒有死,無生無死就是寂滅。

維摩詰用法來代表佛性,一般人是聽不懂的,佛性就是這個樣子,這是最高的,沒有比這更高的。

聖尊講解維摩詰經後,為新皈依者做皈依灌頂,加持大悲咒水並以拂塵一一加持與會大眾。

在這世間上任何一件事物都可以從各種不同的角度來詮釋,唯獨佛性沒有戲論,維摩詰為了眾生而做種種教示,來幫助眾生得到法益和安樂。

感恩根本傳承上師蓮生活佛的慈悲教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