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主持觀世音菩薩本尊法同修及開示維摩詰經

蓮生活佛主持觀世音菩薩本尊法同修及開示維摩詰經

(2023年12月2日同修)維摩詰經經文:文殊師利言。居士。有疾菩薩云何調伏其心。維摩詰言。有疾菩薩應作是念。今我此病……我應離之。

【西雅圖雷藏寺訊/口因心】2023年12月2日晚上八時,美國西雅圖雷藏寺舉行觀世音菩薩本尊法同修,恭請根本上師蓮生活佛盧勝彥主持。雷藏寺為了迎接即將到來的聖誕節,精心裝飾,好一片絢麗的光之秀。每一盞燈飾都宛如璀璨的寶石,懸掛在樹枝間,閃耀著柔和的光芒,整座寺廟呈現著歡樂氛圍。

同修結束後,聖尊談到觀世音菩薩即是觀自在菩薩,祂的淨土是圓通世界。其實,任何一個地方都有淨土,人間也有淨土,像時輪金剛的香巴拉淨土,是隱藏起來的隱土,就在我們娑婆世界,蓮華生大士的銅色山鄔金淨土也是在人間。連地獄都有淨土,那是地藏菩薩的翠微淨土。蓮花童子的淨土就是摩訶雙蓮。麻作龍王的淨土,就在西雅圖雷藏寺,龍王石裡就有祂的皇宮。

由此向西方經過十萬億佛土,就到西方極樂世界。十萬億佛土很遠,但只要你心裡嚮往那裡,其實一念之間就可以到達。這個世界是很奇妙的,香巴拉淨土明明就在娑婆世界,但是你看不到,不過如果心裡嚮往,一直唸時輪金剛的咒,「嗡。哈。卡瑪拉。哇拉呀。梭哈」,就會在一念之間到達。所以我們唸阿彌陀佛,就可以到阿彌陀佛的淨土。

接著,聖尊感謝所有同門為了師尊和師母的身體,努力唸高王經、瑤池金母的經典、真佛經,並做拜懺等等!(眾鼓掌)

接著進入主題你問我答。

弟子問:

一、行者一般都有自己的本尊,修拙火時,是跟自己的本尊或者根本上師合一,還是跟金剛亥母合一?

二、練金剛拳對修氣脈明點,打通經脈很重要。如果行者沒有練金剛拳,在平時修拙火時,利用本身身體的靈動(氣動),扭動和震動身體幫助通經脈,幫助拙火上升至頭部。以此修持是否如法?

三、如果一個行者往生時,要把自己的神識從海底輪運到頭部頂竅,進入本尊的心中,直接往生到本尊的悉地,是否需要生前已經開頂,中脈已經通暢,或者更多其他條件?

聖尊答:

一、修拙火的時候,你要觀想金剛亥母在你的臍輪底下四指的地方,有三角形,亥母就是兩個三角形當中的火。我們先修四加行、上師相應,再來是本尊相應,再進入內法。修拙火,要跟金剛亥母合一。

二、沒有錯,是如法,氣動其實也就是金剛拳。太極拳也是很好,可以幫助你的脈能夠通。脈阻塞,氣不通,才會有病,所以平時要運動、做瑜伽。打太極拳其實也是在修氣脈明點。

三、當然。頂竅一定要打開,中脈一定要通。頂竅不打開,從哪裡出去?密教一定要學開頂,你看師尊這裡中間有一個洞(師尊低頭指出開頂的位置)。如果懂得把氣集中在中脈,然後推動命氣順著中脈到頂竅出去,不再回來,就是坐化。

接下來,聖尊繼續為大眾講解《維摩詰經》〈文殊師利問疾品第五〉。

【文殊師利言。居士。有疾菩薩云何調伏其心。維摩詰言。有疾菩薩應作是念。今我此病。皆從前世妄想顛倒諸煩惱生。無有實法。誰受病者。所以者何。四大合故。假名為身。四大無主。身亦無我。又此病起皆由著我。是故於我不應生著。既知病本即除我想及眾生想。當起法想。應作是念。但以眾法合成此身。起唯法起。滅唯法滅。又此法者。各不相知。起時不言我起。滅時不言我滅。彼有疾菩薩為滅法想。當作是念。此法想者亦是顛倒。顛倒者是即大患。我應離之。】

「文殊師利言。居士。有疾菩薩云何調伏其心。」

文殊師利菩薩又問維摩詰居士,現在有病的菩薩如何降伏自己的心?

「維摩詰言。有疾菩薩應作是念。」

維摩詰回答,有病的菩薩應該這樣子想。

「今我此病。皆從前世妄想顛倒諸煩惱生。」

人的病有時候是過去世帶過來的,但過去世的業障有時不一定是過去世,因念頭偏差就已經是過去了。前面那個念頭就是過去世。為什麼會有病?因為妄想顛倒,以及所有的煩惱。

「無有實法。誰受病者。」

病沒來也沒有去,沒有誰去受這個病。

「所以者何。」

為什麼會這樣子呢?

「四大合故。假名為身。」

這身體是假的,因為是地、水、火、風四大合起來的。

「四大無主。身亦無我。」

四大都是無自性,這身體也沒有什麼叫做我。

「又此病起皆由著我。」

但是這個病,就因為自己認為有我,有我相才會有病。

「是故於我不應生著。既知病本即除我想及眾生想。」

不能夠有我想,我是空的。既然知道是因為執著有我、有眾生才有病,所以,有病的菩薩要除掉有我、有眾生的想。

「當起法想。」

起環境的想法。

禪宗常常談到主、賓,佛性是主,而外面的環境,像房子、車子、我們的身體等等都是賓。

「應作是念。但以眾法合成此身。」

地、水、火、風全是賓,合起來才有這個身體。

「起唯法起。滅唯法滅。」

這就是因緣。因緣而起,因緣而滅,其實是無起也無滅。

「又此法者。各不相知。」

地知道水嗎?不知道!四大都沒有自性,當然什麼都不知道,各不相知。

「起時不言我起。滅時不言我滅」

這起滅你是不會知道的。這是無來無去,「起時不言我起」是無來,「滅時不言我滅」是無去。

「彼有疾菩薩為滅法想。」

為了要滅掉環境的想法。

「當作是念。」

應該要怎麼樣子想。

「此法想者,亦是顛倒。」

法想,所有的賓,也是顛倒的。

「顛倒者是即大患。我應離之。」

佛性要離開顛倒妄想跟所有的煩惱。其實也不用離開,因為本來就沒有什麼關係,講離開是因為文字的關係,必須要這樣子寫。有疾菩薩要想降伏自己的心,必須要用這些方法。

聖尊精彩寶貴的法語開示後,慈悲為新皈依弟子做皈依灌頂,並加持大悲咒水、開光佛像,及持拂塵加持與會眾等。

最後是簽書會,聖尊坐在大殿的桌前,專注地為弟子們簽書留念。書桌上擺放著最新著作第297冊《搜奇筆記》,內容多處提及分身和法身。此刻大殿內彌漫著濃厚的書香氣息,每一筆簽名都如同聖尊對弟子的珍貴祝福,使得氛圍充滿著喜悅,為弟子們帶來深刻的感動。